您当前的位置 :贞丰新闻网 > 娱乐 > 为什么上海不能生产BAT?

为什么上海不能生产BAT?



2006年10月,《中国企业家》杂志专注于中国企业家的生存和发展,以携程,盛大,福克斯和如家酒店为榜样,以封面故事的形式分析“新上海企业家”现象。

在这份报告中,作者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它一直被视为最初限制上海人的创业精神和企业家社区诞生的“劣势”?——“胆怯,计算和崇拜外国人”,但在陈天桥,江南春,梁建章,季琦,这些新上海企业家已经成为企业家的“优势”?

分析认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外部环境已经发生变化。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和商业环境发生了实质性变化,而这些变化恰恰是上海人民开始遇到适宜土壤的独特特征。

具体而言,游戏规则越来越完善,纪律严明,有原则的专业精英更适合成长;产品和服务供给超过需求,迫使企业发展内向,广泛,内向,集约,取而代之的是精细化管理。价格战,成本战和关系战已经成为企业竞争的核心。

他们认为,正是这些因素使上海企业家逐步走上了历史舞台,成为新经济时代的领导者。

“新上海企业家”不再是风景

然而,上海的良好发展时间已经不过几年了,英美烟草公司已经黯然失色。如果你看一下市场价值,携程,Home Inn,盛大和福克斯的总和就是BAT的一小部分。—— 12月27日,腾讯的市值已达到8994亿港元。

几年前为什么公司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但是新一轮的移动互联网已不再是风景,或者为什么BAT不是在上海出生,而是出生在北京,杭州和深圳?

为什么不在上海发生?传统的解释是,上海并不重视民营企业,企业的高运营成本使这些企业难以在上海发生。据说马云首先想在上海发展,但由于业务成本高,不得不撤退到杭州。但是,高成本的企业不应成为英美烟草在上海影响的真正原因。

其中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是,同样的民营企业,为什么携程,福克斯和公众评论网可以在上海,但阿里巴巴不能?从这个角度来看,商业成本过高的原因以及上海政府不重视民营企业解释为什么英美烟草不是在上海出生可能不是很强。?

上海不相信故事

那么为什么上海不生产BAT呢?上海过于务实的城市文化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一般来说,实用主义对个人和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它要求个人和公司不能令人满意并且脚踏实地。有必要根据现有约束来确定个人和公司的行为。

在上海等务实的氛围中成长的企业家,以及他们选择的创业方向,大多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除了盛大游戏之外,其他大多数都是相同的:携程和如家快捷酒店是为了方便商务旅行,重点是让公司更方便地展示广告,而公众评论则是在线推广市民吃喝拉扎尔。

与这些务实的公司相比,百度的“让人们以最便捷的方式获取信息,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的使命太多了。阿里巴巴“让世界成为一项不难做到的事业”过于雄心勃勃,而腾讯的“一站式在线生活服务更令人困惑......

务实的优势在于业务是可行的,可以给投资者和员工一个现实的回报。

当携程在200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时,它开始盈利;腾讯于2004年6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百度于200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在阿里巴巴的看涨阿里巴巴在2003年不值得一提:淘宝刚刚成立当年,其未来并不乐观,因为此时eBay中国在C2C市场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上市时利润是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司能否提供光明的未来。——例如,今天的互联网巨头亚马逊仍然在亏钱,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互联网的领导者。

但在上海,盈利能力很重要,这意味着公司在招聘员工时不再需要提供各种馅饼,他们只需要提供比同龄人更高的薪水,这在上海尤为重要。无论是上海本地人还是上大学毕业的人,他们都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他们不相信任何遥不可及的选择。他们更关心的是公司目前的薪水能否使他们买房并购买汽车。 。?

在这种务实文化的影响下,即使这些公司前景良好,但在风险投资初期很难在上海招聘合适的员工,因为“上海不相信故事”。

公民的文化保持不变,马云仍然难以出现

我有一位同事,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在中欧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1年,我在阿里巴巴工作了一年,但经过一年的工作,我离开了阿里。问他为什么离开?他的回答是,因为阿里的工资太低了,这次他的孩子刚刚出生,这个家庭有抵押贷款偿还。

所以他从阿里回到上海,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该公司的收入远高于阿里。但如果他再坚持阿里十年,他的财富,无论是物质财富还是生活经验,都将比他目前的地位更富裕。

当然,你不能说他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每个人的偏好都不同。但如果这个城市的绝大多数求职者都处于这种心态,那么注定这里的基层创业不会取得巨大成功。我甚至认为马云从上海回到杭州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里的商业成本太高,但是因为没有“愚蠢的员工”可以和公司一起成长并分担同样的痛苦。

从2008年1月27日起,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提出“为什么上海没有云?”的问题,上海政府,市场和媒体都对此深有体会。但是,在我看来,目前对此的反思尚未触及其本质:只要上海务实的公民文化保持不变,上海永远不会成为一个领导型企业。

换句话说,即使这些公司可能在上海出生,他们最终也会因为这种文化而转向其他城市。——就像马云。

但我问自己,在上海,我们真的愿意放弃外国公司,国有企业或成熟的私营企业的高薪,去为一家不了解未来的公司工作,并希望那些不那么做的人可靠的选择?从这个角度来看,上海无法获得最佳可行技术,政府也可能不会完全失去。这是因为上海这个过于务实的城市,对各种神话都深信不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编辑:陈依依编辑邮箱shguancha